二战日军从中国掠夺的劳工 就没当人对待
发布日期:2014-03-20   来源:原点军事网
导读:二战期间,日本政府为了弥补国内劳动力的不足,曾从中国各地掳掠了近4万名中国劳工至日本。关于这一问题,目前国内研究极少,更缺乏较系统的研究成果。考察与分析日本掳掠中国劳工的历史过程以及中国劳工在日本的遭遇,不仅有助于了解二战中日本在其国内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而且也可丰富日本侵华史及中日关系史的研究内容。一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人力即劳动力的缺乏问题越来越严重。尽管日本政府不仅在其本国内进行了所谓“连根拔”的劳务动员,而且还从朝鲜征用了大批劳工,但仍不能满足战时劳动力的需要,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为了弥补国内劳动力的不足,曾从中国各地掳掠了近4万名中国劳工至日本。关于这一问题,目前国内研究极少,更缺乏较系统的研究成果。考察与分析日本掳掠中国劳工的历史过程以及中国劳工在日本的遭遇,不仅有助于了解二战中日本在其国内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而且也可丰富日本侵华史及中日关系史的研究内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人力即劳动力的缺乏问题越来越严重。尽管日本政府不仅在其本国内进行了所谓“连根拔”的劳务动员,而且还从朝鲜征用了大批劳工,但仍不能满足战时劳动力的需要,日本政府遂决定掳掠中国劳工。实际上,日本的劳动力不足问题,早在“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时即已出现。“随着事变的发展,作为解决劳动力不足的对策,移入华人劳务者问题表面化,昭和15年(1940年)3月,在商工省燃料局内设置官民共同协议会,更有陆军省战备课进行积极斡旋,但因为当时从劳务管理、治安等问题考虑,未能实施。可是要求增产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由于朝鲜人劳务者的移入也毕竟是有限度的,所以必须使用华人。对此,陆海军、企画院的意见都是一致的”(注:〔日〕《北海道炭矿汽船株式会社七十年代史》,该史编纂委员会发行,1955年10月,第203-204页。)。

12.jpg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根据这一资料可见,1940年3月之际,日本政府与军方以及“民间”就对使用中国劳工问题进行了商讨,其所言的“官民”之“民”,自然是指民间大企业主和大财阀。其实日本企业界在此前一年,即1939年时,就积极推动政府制定掳掠使用华工的政策。同年7月前后,作为“外地劳动者移入组合”的发起人代表地崎宇三郎就代表北海道土木工业界向日本厚生大臣、内务大臣提交了使用中国劳工的申请书。他在申请书中说:“目前北海道产业,按照扩充生产之国策,不断地显着发展。作为产业基础的土木建筑工程的施工,已达北海道开拓以来之最高记录。从而,为了圆满地解决常年深感不足之劳动力需求问题,能给以与推进国运发展相关连的企业成败很大的影响。尽管我等业者日夜为此奔波,然深知全国性劳动力不足,以临时方法难于解决,愚以为只有从支那本土移入劳动者,才为解决此问题之根本方法”(注:〔日〕花冈问题全国联络会(准)编《强掳中国人·黑暗的记录》,该会发行,1991年7月,第7、10页。)。他在列举使用中国劳工的“理由”和好处时还强调,中国劳工不仅劳动力廉价,可以对日本的低物价政策起一定作用,而且还可以通过这些劳工回国,对日本“国力”进行宣传,对日军在华的“宣抚”工作发挥作用,使用中国劳工是一举多得的举措。1939年12月,日本土木工业协会在其调查部内设置研究课,以“移入华工”为课题,参照伪满的劳动统制进行研究。这期间该协会理事长菅原恒览曾向递信及铁道大臣提出“移入5万支那人”的建议(注:〔日〕花冈问题全国联络会(准)编《强掳中国人·黑暗的记录》,该会发行,1991年7月,第7、10页。)。除土木工业界外,煤炭等矿业也不甘落后。1941年8月,日本煤炭矿业联盟会长松本与日本金属矿业联盟会长伊藤联名向日本企画院总裁铃木、商工大臣左近寺、厚生大臣小泉提出《矿山劳务根本对策意见书》,积极要求使用中国劳工,“只是苦力的使用,从社会上、保安上等其它观点来看,矿山以外的产业部门可待以后再说。对中国苦力,不能拘泥于各种劳动立法,要断然实行特殊的管理”(注:〔日〕强掳中国人事件资料编纂委员会编《草墓碑》,新日本出版社1964年版,第38页。)。这个意见书对日本政府与大企业主之间达到共识起了很大作用。从时间上看,此时距太平洋战争爆发还有3个多月,可见,由于劳动力缺乏,即使没有太平洋战争,为解决劳动力资源问题,日本也将使用中国劳工。太平洋战争爆发,只不过是加快了这一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