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务巧施美人计 西柏坡准备空袭毛泽东
发布日期:2014-07-01   来源:原点军事网
导读:毛泽东在西柏坡住地被炸的消息震惊了中共军政首脑。周恩来当天就从西柏坡驱车赶回城南庄,与聂荣臻等秘密研究对策。为了保证毛主席的安全,聂荣臻随即采取了两项重要措施,立即将被毁坏的两间屋子修葺一新,并加强警卫,给军区机关的人员以毛主席仍然住在这里的印象;由于毛泽东的住处已被炸坏,加上怀疑出了内奸,敌机随时可能再来,经过周密研究,他们决定当晚把毛泽东和江青秘密转移到一个新的地方——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军区曾经住过的花山村,以进驻土改工作队的名义给毛泽东安排好住处。花山在城南庄以北十几里

一瓶酒见底,游玉香连声嚷自己醉了,不能再喝了。刘从文忙说:“这哪儿行?哥哥我刚喝上劲头,妹子不是存心扫哥哥的兴么?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玉香妹子,你难道就不能舍命陪你的从文哥么?”

游玉香瞟了一眼刘从文:“哥哥这么说话,妹子我今晚就是非喝醉不可了,不过,既然是你强要我喝,你就得喂我。”

刘从文赶紧端着酒杯移到游玉香的炕位上,用手臂围住游玉香的脖子,把酒慢慢地灌进她嘴里。游玉香一边饮着酒,一边还把自己的纤纤玉手搭在了刘从文的手背上。刘从文蓦地像被通上了电流,浑身血脉贲张,无法自制,猛地把酒杯往炕桌上一放,搂着游玉香的脖子,把她仰面朝天地按倒在炕上,手忙脚乱地剥她的衣裤。

没想游玉香却陡然变脸,用力将刘从文双手扳开,坐起身子嚷道:“刘从文,我见你是个八路军的长官,好心好意地款待你,你怎么能得寸进尺,干出这样的丑事来?我游玉香是良家妇女,不是那种千人骑万人压的烂贱女人!”

刘从文惊呆了,不明白游玉香为何会突然来个晴转阴,傻乎乎地盯着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就一刻工夫,游玉香又变了副脸儿:“刘大哥,你跟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到底是想倚仗八路军的权势来强迫我和你做一夜夫妻呢?还是想和我白头到老?如果你是强占民女,我就要到八路军司令部去告你,要是想和我做一辈子恩爱夫妻呢?那从今以后,大事小事,你就必须按我的吩咐去做。”

刘从文一听,不但刚悬起的心落了下来,而且还喜出望外,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样突然。此时他觉得单靠语言难表达他的激动心情,双膝一屈,跪在游玉香面前,指天戳地发誓:“俺刘从文自从第一眼看见你,就把你刻在俺这心窝上了。玉香,俺爱你,爱得刻骨铭心,求求你嫁给俺吧!只要你点头,俺就是给你当八辈子牛、做八辈子马也愿意;就是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俺也决不皱一下眉头!”

游玉香把旗袍往上拉了拉,两条颀长的腿儿在刘从文眼前直晃荡,慢悠悠地问:“你真是打心眼里喜欢我?真愿意为我上刀山、下火海?”

刘从文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上有苍天、下有黄土,俺刘从文要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游玉香再问:“要是我让你去为我杀个仇人,你敢吗?”

刘从文昂起头瞪着游玉香:“俺敢!”

游玉香摇摇头:“我不相信,你真愿意为我提起脑袋去杀人,你就不怕触犯八路军的军纪,不怕共产党办你?”

刘从文急了:“俺现在说得再多也是水包货,玉香你尽管告诉俺,你的仇人是谁?俺马上去把他杀了,再提着脑袋回来见你!”

游玉香说:“从文哥,既然你这样相信我,我也不能瞒着你,我现在要实话告诉你,我的仇人就是共产党八路军,你还敢替我去报仇么?”

刘从文脑袋“轰”地一声,吓坏了:“啊……你不是拿我开心吧?”

“拿你开心?哈哈,我哪有那份闲情逸致?怎么样?吓坏你了吧?”

刘从文胆颤心惊地问:“难道你真是国民党的人?”

“这话你算说对了,我游玉香就是国军的地下情报人员!从文哥,我

刘从文双眼发直,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你……让俺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