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详解中白工业园规划 热议“设计出海”要控风险
发布日期:2015-05-20   来源:原点军事网
导读:“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图为论坛现场。曾鼐摄“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图为论坛现场。曾鼐摄“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

“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图为论坛现场。曾鼐摄

“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图为论坛现场。曾鼐摄

“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图为论坛现场。曾鼐摄

中新网北京5月18日电(记者曾鼐)中国设计如何走出去?诸多中外规划、建筑大师汇聚京城,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国建筑行业带来了新机遇,强调国际工程要加强风险评估,注重当地民俗和通用规范。

“一带一路·城乡复兴”2015春季高峰论坛近日在京举行。“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全新战略构想。中外众多知名规划师、建筑师,就中国建筑设计走出去、建筑行业新机遇等进行探讨。本次论坛由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策划专委会(APA)主办,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承办,北京建院建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伟业顾问、清华校友房地产协会协办。

庄惟敏:“一带一路”为中国城镇化带来新机遇

中国建筑学会的秘书长周畅致辞说,随着“一带一路”步入全面的推行阶段,基础设施建设、建筑行业最直接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如何走得好、走得稳,是行业内部需要探讨和解决的问题。

他说,同步推进农村改革和农业现代化,是中国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扩大海外投资,也必须将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有机结合起来。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庄惟敏同样认为,“一带一路”给中国的城镇化带来新机遇,但他强调,实现城镇复兴,要跳出原来照章设计的困境。

他认为,建筑规划师简单按照设计任务书去照章做设计,会带来不少弊端。他举例称,中国建筑平均寿命并不长,网络数据统计,中国每年老旧拆除量达到新增建筑量的40%,远未到使用寿命年限的一些建筑,道路、桥梁、大楼的浪费尤为严重。

“这就是因为前期定位、选址等问题,带来楼的短命、基础设施的短命……”,庄惟敏说,规划师、建筑师在努力照章做设计时,可能没有想到,这是由于这个“章”的错,带来后面更多的问题。

他说,规划师、建筑师等不能只盯住建筑单体本身,要站在全产业链的角度,从政府需求等角度对城市建设进行思考,要把设计依据和前期的研究做到位,将建筑策划延展到城乡规划的整体策划等。

曹亮功:没交备选方案的“中白工业园”

2010年3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白俄罗斯,当时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向习近平表达了希望中国在白俄罗斯境内建设工业园区的愿望。次年9月,中白两国签署了合作协定。中白工业园成为白俄罗斯招商引资的最大项目,也是中白间最大的经济技术合作项目。

作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中白工业园备受关注。曹亮功现任北京淡士伦建筑师事务所总建筑师、中元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顾问总建筑师。2011年11月,他接受了工业园的规划任务,并全程参与。“选址”是头等大事,在白俄罗斯提供的八块土地中,他一眼相中了尼斯科机场附近的一片区域。

这块“风水宝地”不仅毗邻机场,距首都明斯克市只有25公里,国际公路、洲际公路、铁路穿越其中,且拥有大片森林和湖泊。在曹亮功看来,“区位优势特别好,都没有上报备选的选址方案”。

他介绍,当初的规划面积80多平方公里(最终规划方案为总占地面积为91.5平方公里),是参考了北京二环路内区域面积进行设计。随后他和团队在白俄罗斯进行广泛调研,对经济、社会进行了全方位了解,提出了高端装备、精细化工、生物和医药工程、电子和物流五大产业方向。“就是当一个小城市进行规划建设的”,曹亮功说。

中白工业园的规划受到当地政府、企业的欢迎,但也并非一帆风顺。在规划区域,涉及到一片2000名农民的村庄,在农民搬迁问题上出现了困难,需要在村庄旁边增设300米保护带,以致众多土地无法使用。

如何保留村庄,又能有效使用土地?经过研究,曹亮功认为,“设300米保护带”的方案可行,但他提出,虽然不能在隔离带建造房屋,但要有效利用这片区域;规划也要包含该村庄,要对村庄的现状做出限定,比如房子的高度不能增加,容积率不能增加等。“这是设计中很关键的事情,也是规划思想很重要的一点,现在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曹亮功说。

设计走出去:控风险、重民俗

谈到“中国设计走出去”,中国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海外设计院院长张日也是滔滔不绝。

“前期策划和可行性研究,是决定项目成败的关键,也是银行落实贷款的必备环节,”张日说。他强调,除了建设条件、运行管理、维护能力外,还要重视风险评估,包括政治风险、自然环境风险、法律风险、市场风险的全面分析。

他现场列举了多个“教训”:中国在援助东帝汶时,外方给了一块地,该地区已30年没发大水了,谁都没有注意,突然有一天下暴雨,整个地被冲毁;中国曾与菲律宾有个铁路合作项目,与该国财政部签署好协议,包括一系列优惠贷款,最后实施的时候,政坛发生变动,又说协议不符合世界标准……

“还要注重当地风俗习惯、通用规范”,张日说。他说,要做好国际工程,应当优先选用当地的通用规范和做法,还要对英标、美标等有详细了解。他介绍,如伊斯兰国家,卫生间都要有冲洗的设备,插座每个地方不一样;在一些不发达国家地区,要加设坡道,电梯坏了没人修,坡道最实际;而在毛里求斯要符合当地的管理习惯进行大房间设计……

“境外工程项目的开发,给国内工程设计队伍提出了更新的要求、只有不断提高技术水平,才能稳稳地立足于国际市场,”张日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