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骑行少年术前圆梦 “追风”五百公里看北京
发布日期:2015-09-16   来源:原点军事网
导读:图为刘向阳和儿子刘澍骑行到达天安门留念。刘向阳摄图为刘澍骑行从呼和浩特到达北京。刘向阳摄中新网呼和浩特9月14日电题:内蒙古骑行少年术前圆梦“追风”五百公里看北京作者:乌娅娜还有一个月就是刘澍13岁的生日。这个夏天,刘澍经历了两件“大事”,一个是和爸爸骑行五百余公里从呼和浩特到达北京,以此纪念小学毕业,另一个是接受腰椎间盘碎裂治疗手术。术后在家复健的刘澍弯腰和行走已无大碍,完全恢复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尽管暂时不能骑车,可是刘澍仍把自己的“爱车”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擦拭得干干

图为刘向阳和儿子刘澍骑行到达天安门留念。刘向阳摄

图为刘澍骑行从呼和浩特到达北京。刘向阳摄

中新网呼和浩特9月14日电题:内蒙古骑行少年术前圆梦“追风”五百公里看北京

作者:乌娅娜

还有一个月就是刘澍13岁的生日。这个夏天,刘澍经历了两件“大事”,一个是和爸爸骑行五百余公里从呼和浩特到达北京,以此纪念小学毕业,另一个是接受腰椎间盘碎裂治疗手术。

术后在家复健的刘澍弯腰和行走已无大碍,完全恢复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尽管暂时不能骑车,可是刘澍仍把自己的“爱车”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擦拭得干干净净。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爸给我买了第一辆自行车,慢慢的我就开始喜欢骑行,和车友们聚会,学习自行车的构造。。。”谈起热爱的骑行,刘澍颇为专注。

刘澍的父亲刘向阳坦言,从知道儿子的腰有有问题,到决定陪儿子骑行进京,再到儿子手术治疗,“这个过程也让我成长了许多。”

今年5月份,刘向阳发现儿子的腰有些不对劲,询问才知道因为骑行受伤已经有一段时间,经过检查,发现腰椎间盘突出、碎裂甚至有钙化的情况,辗转各大医院,医生均建议手术治疗。

6月,刘澍小学毕业后,和爸爸说了一个梦想:骑行去北京。

刘向阳听到儿子的想法后,非常矛盾。

“如果他当时的腰没有问题,以他的身体条件和骑行知识,我觉得骑行500多公里到北京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不去,就让孩子接受手术,有可能这就是他永远的遗憾。”刘向阳告诉记者。

然而刘澍坚定勇敢的态度令刘向阳非常感动,当刘澍把一份自己列出的出行清单以及预估的所有风险和解决办法拿给爸爸时,刘向阳终于下定决心陪儿子完成梦想。

本着“参与、体会、不盲目”的原则,8月11日,刘澍和爸爸出发了。

刘向阳回忆起骑行路上的点点滴滴。“骑行的第二天,我们晚上要赶到兴和县,连续的上坡已经让我们体力严重透支,天已经完全黑了,仍然看不到上坡的尽头在哪里,为了减小阻力,我们用“之”字型方式前进,我在后面看着儿子在前面骑,小身板特别坚定。”说到此,刘向阳忍不住潸然泪下。

考虑到刘澍的身体情况,刘向阳每天都会计划好行程按时吃饭、住宿,避开高温,骑行的第三天,来到了张家口。

“到了张家口,我们按照计划休息了一天,我想劝儿子回去,却不知怎么开口,因为越往下走,担心顾虑越多,来自家人朋友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我也在反思,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然而我看到儿子没有丝毫的犹豫,检查车子、查看路线、准备装备,一件件有条不紊。放弃的念头自然就打消了。”刘向阳说。

8月16日,刘向阳在朋友圈写到:“北京,你好!我们来了!”并附上父子俩在天安门的合照,宣告儿子“圆梦”成功。

随后,8月25日,刘澍接受了腰部手术。

术后的一段时间里,刘澍无法站立,这令这位追风少年非常落寞,刘向阳在病床前一直回忆他们骑行的经历,鼓励他。

刘向阳说:“现在我也开始反思很多问题,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不能忽略孩子的想法,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平等、互助的,需要良好地沟通。尽管他只有13岁,但是他拥有我想象不到的坚强和勇敢。”

谈及骑行圆梦的感受,刘澍说:“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就会离目标越来越近。我希望这一年我的腰恢复好,明天的夏天,继续向第二个目的地骑行。”(完)